聯系我們|集團微博| English

行業動態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中國可考慮以基金方式接管部分問題民企

閱讀次數:171     發布時間:2018-03-08

中國正在進行的防範金融風險、嚴控債務擴張的經濟調整,是對過去風險約束和規則嚴重不足的經濟擴張的一種系統調整。在這種調整之下,會有相當一批過去擴張太快的企業因此受到顯著影響。這方面的例子有不少,比如地産領域的萬達集團,在保險領域的安邦保險集團,在綜合性領域的海航集團等,這些民營企業或准民營企業都在艱難應對調整的困境。隨著潮水退去,估計還會有更多問題企業浮現出來。

從目前已經顯露的問題來看,這些企業“巨頭”的債務規模不小。從公開信息可知,萬達商業的貸款加債券共計近2000億元人民幣;安邦保險集團的總債務不詳細,但安邦財險在2016年底的負債大約是4800多億元人民幣;而海航集團的負債規模據稱大約達到1000億美元(6000多億元人民幣)。如此巨大的債務規模,如果沒有足夠的經營現金流來支撐,如果失去了銀行的信貸“補血”,一旦債務高塔轟然倒下,很可能引發局部的系統金融風險。

要指出的是,由于這些民企和准民企集團的業務涉及面很廣,已經具有了一定的“系統重要性”。說得更直白一些,一部分“大而不能倒”的民營企業或准民企出現問題,有可能引發局部的系統性金融風險。安邦咨詢(ANBOUND)過去曾分析,有多個理由不能讓這些有一定系統重要性的企業倒下:一是企業的巨額債務牽涉多家國內和國外的銀行(海內外債務都有,但主要是國內債務);二是這些企業的業務涉及到“一帶一路”戰略,會影響到中國在海外的國家形象和企業形象;三是這些企業還涉及到大量的就業,動辄數萬人甚至十幾萬人;四是這些企業集團還有不少有價值的資産。綜合來看,對這些企業不能任其倒下。

那麽,對這些有問題的巨型民企或准民企,應該如何處置才能減小風險呢?

目前,對這些問題企業的“拯救”方法不一。尚有余力的萬達集團采取的是自救——自行出售部分資産,減輕負債,實現安全著陸。王健林已經表態,萬達集團永遠不會在全球違約。對更多的問題企業,國內采取的是政府部門搭救的方式。比如對安邦保險集團,保監會直接出手接管,同時承認其所有的債務。對于有些問題企業如海航集團,采取了政府協調國有銀行繼續“輸血”的方式。據媒體透露,2月初,多位政府官員在北京與海航集團高管會面,包括國有銀行、海南省長都出席該會。數天後,國有銀行包括中信銀行、中國銀行都重新對海航進行放款。這種方式雖不同于政府直接接管,但也是在政府的強幹預之下進行的拯救措施。

不過,安邦咨詢(ANBOUND)首席研究員陳功認爲,由政府部門直接出手來搭救這些“問題民企”,也存在一些問題。由政府直接來管,等于政府直接辦企業,這是不允許的,無法長期做下去。把有問題的民營企業交給國有企業來管,這看似也是一個思路。其實,這樣做也有問題,一是國企的管理水平有問題,效率低下的國企很可能管不了效率較高的民營企業;二是誰適合管理、誰不適合管理,這也是一個問題。還有一個問題是,如果國有企業接管了民企,等于是將民企國有化了,從中國市場的發展來說,這也不是最合適的路子。

安邦咨詢智庫學者的建議是,可以考慮由國務院或者商務部門、行業管理機構出面,設立幾個特別基金,來准備接管一些“大而不能倒”的民營企業和准民營企業。由相對市場化的基金來接管問題民企,比由政府部門直接接管要好得多,也比直接交給某些國有企業要好的多。如何用基金來管呢?陳功進一步指出,有兩種方式來實施:(1)虛擬的管理基金方式。基金可以僅僅是組織性質的,只是管理基金,並無實際的資本金,但按照基金模式來運作。(2)實體基金方式。政府部門真地拿出資金來設立基金。在政府架構上,這種基金猶如專門處理壞賬的基金一樣,在宏觀上接盤“壞賬”,處理“壞賬”,處理完畢了,就可以轉移,再度讓其投入市場。由于只是做處理和轉移,不是長期持有,政府的負擔會小很多,甚至沒什麽負擔和成本,如果做得好,還有可能賺點錢。

在以基金接管問題企業的思路下,在面向實體經濟的商務部門,在面向金融監管的保險、銀行、證券等“一行三會”部門基礎上,都可以建立類似的基金管理機構,作爲防範金融風險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關鍵時候用于防範風險。這實際上是在特殊背景和特殊時段,利用政府信用來做背書,以相對市場化的方式來搭救具有系統重要性的問題民企和准民企,防止企業風險進一步擴大爲局部系統性金融風險。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對部分具有系統重要性的問題民企和准民企,國務院相關部門可以考慮以基金方式進行接管,在處理之後度過風險,再投入市場。這樣能有效地以相對市場化的方式,避免企業風險惡化爲局部系統金融風險。(摘自《每日金融》第49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