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集團微博| English

行業動態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李迅雷:中國經濟的底部不是想見就能見

閱讀次數:147     發布時間:2016-04-28

今年的日子過得真快,一轉眼就快到五一了。盡管這四個月資本市場的活躍度遠不如去年同期,但網上討論資本市場漲跌話題的熱度並不亞于去年。上證綜指從3500多點跌至最低2600多點,目前連3000點都守不住,但只要有市場就有預期,有預期就有交易,有交易就有多空搏殺,就有衆多洋洋灑灑的大文章來印證自己預測的正確性。

反轉之說是最容易被證僞

這段時間以來,聽到了太多中國經濟底部已經探明、新一輪經濟周期啓動、大宗商品價格反轉、周期品崛起、改革牛啓動等拐點論或反轉論的聲音,並且還是強有力的數據作爲佐證。不過,究竟是不是底部,或者反轉是否成立,要證僞太容易了,因爲可以用時間來檢驗。雖然檢驗所需的時間有長有短,但觀點的對錯總是可以證明的。

不知道有誰統計過沒有,每年有多少篇報告在預測拐點或反轉,其中預測錯誤的又有多少?我始終認爲,經濟的波動周期、價格的波動周期等都不是以年爲單位的,更不是由人的主觀意願決定的,不是說你想寫報告的時候,拐點就來臨了,反轉就出現了。不少人都想著要做點大事,但並不是你想做大事的時候,就會有天賜良機。

可能因爲有些人的主觀願望太強烈,當他們成爲學者的時候,就會激情昂揚地判斷底部已經呈現,轉機即將到來,中國正處在曆史的轉折點;當他們成爲管理者的時候,就會強調今年是最關鍵的一年,要把握好百年一遇的機會,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當他們成爲投資者的時候,估計就會在一年之內判斷出好多次拐點,或大喜大悲,交易上大進大出,貢獻出巨大的交易量。中國股市去年交易金額占全球股市的三分之一以上,估計其中有很大比例都是投資者基于對拐點的來回判斷和不斷糾錯導致的。

經濟的底部不是想見就能見

中國的一季度數據表面看還不錯,但股市表現卻不好,因此有不少人疑惑:經濟好轉了爲何股市不好轉?我覺得,首先,經濟好轉不必然帶來股市好轉,中外股市的很多次牛市都是出現在經濟不好的時候;其次,經濟數據的好轉不等于經濟的好轉,因爲經濟數據太多,哪些數據是真正有說服力的,哪些數據不具有說服力,需要甄別。

對經濟走勢的判斷,更應該看長遠,趨勢的判斷太重要了。經濟走勢就像上山的路上有下坡,下山的路上有上坡一樣,看清楚中國經濟究竟是在上山還是在下山是關鍵。不少學者說第二季度經濟就見底了,之後就會回升,全年的經濟走勢是V型。或許這一預測是對的,但從長遠看,則可能就是下山路上的上坡而已。

在我看來,全球所有轉型成功的經濟體,在經濟高增長結束之後,經濟走勢(GDP增速)都無一例外地往下走,道理很簡單,經濟體量增大到一定程度,經濟增速不降就是反常了。因此,新常態的表述中也提到中國經濟增速會從高速增長變爲中速增長。但中速增長結束之後呢?那就應該是低速增長了。

即便是低速增長,也還是在增長,也都不錯了。美國經濟、歐盟經濟都是低速增長,但股市走勢比大陸強多了。所以,經濟增長的質量很重要,美國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在次貸危機的時候跌至7000多點,如今已經是接近18000點了,中國上證綜指現在的位置比次貸危機的時候卻高不了多少。

中國經濟的問題就是在于,爲了GDP增長維持在中高速水平付出太大的代價,也成爲經濟結構的扭曲部分原因。如今,就算經濟在短期內走穩甚至反彈了,但高杠杆、泡沫化問題、産能過剩等問題能解決嗎?如果解決不了,還是會繼續拖累經濟,下山途中的上坡結束之後,仍會繼續下行。

中國經濟的長期症結在于,GDP拉上去了,但企業的ROE卻沒有拉上去,同樣是全球500強企業,中國剔除五大銀行之後的企業平均利潤率,大約只有美國企業的一半水平,但中國的GDP增速差不多是美國的2.5倍。故一個國家經濟的好壞還是要看企業的好壞,如果只是刺激一下房地産或擴大一下基建投資就解決增長問題,那就太簡單了。

2016年股市會反轉嗎

說實話,我怎麽能知道下一步股市的走勢呢?反過來又問,兩大交易所成立26年來,出現過預測股市走勢很准的股神嗎?如果有,大家應該能記得住名字,如果沒有,那麽,剩下的都是預測不完全准確的大師了。這倒不是挖苦或批評別人,要批評先批評自己。

從常識上看,趨勢的延續是常態,如清王朝延續了近300年,之前的明朝也延續了276年。經濟周期的周而複始要比朝代的更叠快多了,如一個康德拉季耶夫長波周期大約是50-60年,人生能經曆兩個康波周期就不錯了。短一點還有庫茲涅茨周期,18-25年,再短的還有基欽周期,也要長達10年左右。因此,人生的絕大部分時間都生活在趨勢中,遇到拐點的時間窗口很短暫。

這也就是說,預測拐點的風險很大,絕大部分與趨勢相逆的波動都不是拐點,尤其是當這種波動出現在與上一個拐點相隔時間比較短的情況下。2014年年末至2015年6月這僅僅半年多的短暫牛市,其動力來自央行的降准減息和股市的投資加杠杆,上市企業的盈利增速反而是下降的。

因此,從常識上講,2016年股市走勢可能依然還是趨勢的延續,出現向上反轉的拐點概率很小。如果一年內既預測向上反轉,又預測向下突破,那這樣的概率就更小了。從前四個月的交易量數據看,量的萎縮超乎預期,大約只有去年的三分之一,如此小的量,要有大行情,恐怕也有難度。同時,盤整的時間又如此之短,也很難換取多大空間啊。

市場管制下的結構性機會

說到A股市場存在結構性機會,似乎永遠不會錯,要是預測趨勢是很容易被證僞的。不過,與國外大部分市場經濟國家相比,中國對金融的管制確實是一大特色,管制有利于避免市場危機的發生,但也不盡然;從長遠看,管制弊大于利,但同時也給市場帶來了套利性機會。

如對于IPO的定價和額度的長期管制,使得一級市場基本上穩賺不賠,二級市場估值水平長期偏高,由于估值扭曲導致的市場套利機會長期存在。去年以來,很多境外的中概股紛紛回歸,實質上也是跨境套利。小市值股票的估值水平奇高,與它們潛在的“殼價值”有關;中小創被熱炒,與管制下的股票供給不足有關。

迄今爲止,管制還在延續,注冊制則被延後,戰略性新興板不提了,IPO排隊的公司數量越來越多,這似乎與股市維穩有關。管制與規範似乎不能相提並論,但目前的狀況就是如此,在估值扭曲的情況下,企業與投資者産生套利的想法並不奇怪。

實際上,套利不僅僅存在與股市,這些年來,整個金融市場的套利機會都是巨大的,這就是爲何銀證合作、銀信合作、銀保合作等非常火熱的原因,金融市場各類參與主體之間的監管博弈和監管套利均存在。

從今後看,隨著經濟結構性問題越來越突出,估計管制只會加強,不會放松,管制範圍只會擴大,不會縮小,故套利性機會仍會存在下去。從長遠看,A與B股的價差、A與H股之間的價差終將縮小,這也是潛在套利機會,只是時間可能比較久遠。

大宗若反轉則中國經濟前程無憂

中國應該是全球大宗商品最大的消費國,所以,中國經濟的走勢對大宗商品價格的走勢有很大影響,如銅、煤炭、鋁、鎳、鋼鐵等大宗商品的消耗量接近或超過全球消耗量的一半。如果中國經濟能夠像2000-2010年那樣處在城鎮化的高速增長期,處于重化工業化的鼎盛階段,則大宗商品價格在沈寂五年之後反轉是確信無疑的。如今,流動人口都已經減少了,産能過剩長期化,僅僅靠基建投資和房地産投資的幾個季度增長來帶動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其力度和持續時間都是有限的。

大宗商品價格的回升,更多原因是超跌了,因此,也不能認定大宗的價格上漲就是新一輪周期開始的標志。新一輪經濟周期是否能夠啓動,更取決于新的經濟熱點能否形成。但新的經濟熱點又在哪裏呢?房地産行業已經持續16年的上行趨勢,基建投資對經濟的拉動效應也在遞減,且增加社會杠杆率水平。

今年的經濟估計會遇到了兩方面壓力,一方面是通脹,可能會出現CPI上升而GDP增速下行的獨特局勢;另一方面則是貨幣政策會因爲通脹壓力而不敢繼續放松(且不說會加息或提高准備金率),這種局勢也是中國經濟過去從未遇到過的。因此,中國經濟目前正面臨的是如何避免危機的爆發,降低或緩解不斷集聚的風險,而不是迎接新的轉機,更沒有可能策馬揚鞭,再創輝煌。年初剛說好的要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去産能、去杠杆、去庫存,怎麽可能一下子就到了周期崛起時代了呢?

總之,2016年不應該有太多的反轉機會,總體上看還是2015年各種趨勢的延續。但放眼全球,機會就會多很多。從全球的投資視野看中國經濟,從全球資産配置的思路看國內的投資風險評級,你該對它們評什麽等級呢? 

(轉載自:鳳凰財經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