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集團微博| English

國資國企改革專欄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資國企改革專欄

国资投资运营公司试点改革提速 试点企业已达10家

閱讀次數:110     發布時間:2017-07-14

作爲國企改革重頭戲,2017年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將擴容且授權力度正在加大。《經濟參考報》日前獲悉,目前多家選定的試點央企基本已經明確了改革思路並制定了相應的改革方案。與此同時,地方國資國企也加速布局,紛紛改建和組建國資投資、運營公司,下半年,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有望在一系列政策的助推下繼續擴圍。

值得注意的是,從目前發展情況來看,部分省市國有資本運營投資平台功能定位還不清晰。業內人士建議,要進一步明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授權的內容、範圍和方式,並分類探索和形成適合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的方式和手段。

优化 试点改革“进”“退”并举

國資委相關負責人向記者透露,本次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主要從三方面進行積極探索:首先,發展國有資本專業化運營,同時探索有效的投資運營模式;其次,探索國資委與企業的關系,完善國有資産監管方式;最後,推進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內部改革,探索市場化的企業經營機制。一位國資人士稱,下一步國資委還將把更多的股權劃撥到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同時試點範圍也會進一步擴大。

目前央企的試點改革已經開始加速推進。記者了解到,從誠通集團、中國國新率先啓動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到國投、中糧、神華、寶武、五礦、招商局、中交、保利8家央企試點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企業已達10家。不僅如此,地方的相關試點改革也在加速“落地”。37家省級國資委中,有21家改組組建了52戶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

“從試點的進展看,兩年多來,10家中央企業不斷推進改革試點工作,在試體制、試機制、試模式等關鍵環節勇于探索和突破,試點起步良好,取得了階段性成果。”國資委副秘書長彭華崗表示。據了解,10家試點企業2016年實現利潤總額2450億元,較上年增加765億元,同比增加45%,遠超央企平均水平。

“投資公司一定要‘有進有退’,”一位國投負責人告訴記者,“不斷調整優化業務結構,才能提高資源配置效率。”“進”即通過重組整合推動公司發展。由于在同一行業或同一領域常常存在多個同質性企業,國企內部競爭的情況一直比較突出。而試點投資公司積極推動相同板塊的資源整合,使國企以“做大”至“做強做優”。如中糧集團聚焦糧、油、糖、棉主業,以核心産品爲主線整合組建多個專業化公司。在全球糧油市場低迷的局面下,中糧集團逆市增長,2016年實現利潤總額61.5億元,同比增長79%。“退”即退出低效無效資産領域。中糧集團退出了酒莊、木材領域,招商局采取清算或轉讓方式退出了多家燃氣公司,基本告別了燃氣業務,國投先後退出了航運和煤炭板塊。

這樣的“進”“退”並舉,其用意就是優化資源配置,調整企業結構。中國誠通最近也披露,將新設總規模達3500億元的國有企業結構調整基金,並在此基礎上承接並盤活、利用各類國有資産,通過資産經營和資本運作,推進商業類企業進行改制上市,加快資産證券化進程。

红利 政策框架体系基本形成

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是十八屆三中全會確立的完善國有資産監管體制、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重大舉措,是國資國企改革的關鍵環節。

近年來,政府圍繞這項改革積極進行政策布局。《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國務院關于改革和完善國有資産管理體制的若幹意見》、《國務院國資委以管資本爲主推進職能轉變方案》等陸續對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提出了具體要求。曆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政府工作報告中也都明確提出過,加快推進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專家認爲,目前政策框架體系已經基本形成。

根據上述系列政策部署,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和運營公司的定位是通過開展投資融資、産業培育、資本整合,推動産業集聚和轉型升級,優化國有資本布局結構;通過股權運作、價值管理、有序進退,促進國有資本合理流動,實現保值增值。

就此,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研究員胡遲此前表示,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是國有企業改革發展的需要以及國有資産管理體制改革的客觀要求。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都是國資委制定的國有資本戰略和國有資本經營預算的實施載體,以國有資本的保值增值爲目標。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與所出資企業強調以資本爲紐帶的投資與被投資的關系,更加突出市場化的改革措施和管理手段。

实践 建立标准体系是关键

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錦向記者表示,目前國資監管已經開始提速,國務院辦公廳前月公布的《以管資本爲主推進職能轉變方案》和《關于進一步完善國有企業法人治理結構的指導意見》意味著改革已經進入了實操階段。“實際上,企業的重組、改制、上市都是經營過程中比較常見的行爲,但是在我國運行多年的國資管理體系下,國企的所有權與經營權界限不明晰,出現了各級國資委不僅擁有國企的所有權,也全程過問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情況的現象。”李錦說。因此,他認爲《以管資本爲主推進職能轉變方案》所列出的43項被精簡的國有資本監管事項,就是國資委的放權清單,“這明確了國資委依法履行出資人職責,專司國有資産監管,不行使社會公共管理職能,不幹預企業依法行使自主經營權的界限。”

值得注意的是,從目前改革探索看,存在兩個主要問題:一是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定位難以確定;二是運營方式與監管模式尚未成熟和定型。不少業內人士建議,要進一步明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授權的內容、範圍和方式,並分類探索和形成適合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的方式和手段。

李錦認爲,國企改革焦點是經營權,必須把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開。“改革的辦法是在所有權與經營權之間‘切兩刀’。一刀從組織體制上切開政府與企業的聯系,一刀從運行機制上切開出資人代表與職業經理人的聯系,使得國有企業成爲獨立的市場主體,國企充滿活力才能成爲現實。”李錦表示。

“國資委能否切實把權力放好、放到位,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是否能把權力接住、把資本管好,是國資監管機制改革能否順利推進的關鍵。”李錦表示,一方面實現管資本相關的職能調整,需要有相應的組織框架,因此新的投資運營公司是可以預見的;另一方面,建議繼續出台對改革實際操作有較強指導意義的文件,怎麽操作、怎麽算做好,都應該建立相應的標准體系。(轉載自:中國經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