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集團微博| English

國資國企改革專欄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資國企改革專欄

专家:国企改革不能停留在口头上 必须落地见真章

閱讀次數:138     發布時間:2017-03-31

央广网北京3月31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财政部最新的数据显示,2017年国企业绩迎来“开门红”:今年前两个月,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利润同比增长40.3%。在复杂的国内外经济环境中,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然而,随着顶层设计的基本完成,以及各领域“四梁八柱”架构逐渐成形,国企改革在2017年步入“深水区”,需要在一些重点难点问题上实现突破性进展。

國資委主任肖亞慶日前赴遼甯大連、丹東等地調研,推動東北地區國有企業深化改革轉型升級。他強調,國企改革不能停留在口頭上,要真抓實幹,“1+N”文件體系已基本形成,下一步工作關鍵是抓落實,要堅持問題導向,實行“一企一策”,切實解決制約國企改革發展的突出問題。

其實今年以來,國資委已經多次強調2017年要下力氣推動國有企業改革各項政策落地生根、開花結果。今年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化之年,作爲改革的重要內容和重要動力,國企改革謀求實質性突破勢在必行,去産能、去杠杆中“人往哪去、錢從哪來、債務怎麽辦”的實際問題,必須要在國企改革中尋找答案。只有國資國企瘦身健體、固本培元,中國經濟肌體才能經脈通暢、筋骨強健。在改革路徑清晰、改革的相關政策已經完備的情況下,國企改革容不得等待觀望、踟蹰不前,也容不得邁著“四方步”,2017年國企改革必須落地見真章,要繼續以混合所有制爲突破口,啃下壟斷行業改革的“硬骨頭”,同時全面推進“十項改革試點”,爲未來中國經濟開掘活力之源。

複旦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石磊對此作出分析與點評。

石磊:“國企改革已進入關鍵時期,在這之前也進行了很多改革性的嘗試,研究了這些年來累積的結構性問題。國務院和有關部門也出台了系列有針對性的方針政策和改革方案,其中列出的十項改革都應是今年加大改革力度的重點和難點。那麽,這其中涵蓋了以下重要因素:

其一,如何通過這次深化改革來真正提升國企、央企自主創新、自我發展的能力。科技是一個重要因素,治理結構是另外一個重要因素,資産結構的調整、優化債務結構、減輕債務負擔以及化解債務風險這都是重中之重和難中之難。

其二,‘硬骨頭’是債務問題。有人把債務說的很重,其實它是一個相對的概念,若未來償債能力較強,資産質量較高,科技動態發展能力也比較強,那麽即使目前的負債率較高,問題也不是太嚴重。事實上,真正的問題在于很多國企、央企負債是長期累積下來的,而且未來償債能力不足,科技創新動力不強。對于這樣的企業,其負債到底怎麽處理?就是要借這次的深化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資産結構的調整以及債務結構的調整優化,看能否真正的研究出一套減輕債務負擔的舉措,讓企業能輕裝上陣,讓那些債台高築且長期整改無望的企業通過資産重組進行進一步的改制,不能讓它長期用國有體制、國有資産的性質來承擔債務壓力。實際上,債務壓力到最後等于是轉化爲國家的負債壓力和民衆的負債壓力,因爲它是全民所有制資産,所以這部分的債,在供給側改革當中應該是我們制度創新的重點。

其三,關于混合所有制改革。早在90年代初,上海就在加強企業內部管理方面,對部分大型企業嘗試搞職工持股計劃,當時國家也已推出了計劃,上海做了詳盡的實施方案,但最後一些企業改制無疾而終,爲什麽?一是員工不能平均持股;二是並非所有企業都適合采取員工持股;三是員工持股後,整個資産結構和治理結構都發生改變,若全部員工全都參與,這對企業來講未必是一件好事,實際上是扭曲了員工的身份,扭曲了資本和勞動力之間兩個要素的關系。

事實上,擁有專業性資産以及專業性技術的崗位對企業幾乎是生死攸關,對此可以適當加大股權激勵的力度。在其他普通的關鍵崗位上可適當、有效持股,提升股權對他們的激勵。當然,對于員工的持股方案不能一刀切,還要根據具體的行業進行細致研究。在新一階段的改革中,這涉及到了企業出現的最新情況,在負債已經很多的情況下,必須把負債剝離,否則讓員工以及社會資本進入後,等于讓其承載了本不應承載的負債,從而可能導致勞資糾紛,導致持股員工對國家、對央企有太多的抱怨。

其四,在央企、國企的改革中,要把國企改革跟國資改革結合起來,不能以國企改革代替國資改革,這是兩個概念。首先,若把大量重要的國有資産交給沒有很好的治理結構、風險防範能力以及化解債務能力的企業去經營,國資將會進一步流失。接下來,國家和企業可能會進一步通過債務融資、社會融資以及股票融資來擴大其資本金的規模,如果原有的資産經營結構、治理方式以及債務減債能力不強,那麽,增量的投資進來後又會轉化爲存量壓力,久而久之形成惡性循環。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大量的社會資本進來後,需要真正對民資負起責任,而不是僅僅爲了共度難關。所以,我們需要建立健全激勵機制,讓其從企業資産經營、企業管理以及産業成長性中看到未來發展的希望和盈利的機會,這是需要首先做好的基礎性工作。

再者,有關約束機制的設計。要防止民資、國資混在一起時,有人對民資負責,卻無人對國資負責,久而久之導致國有資産新一輪流失的問題。這需要在改制中進一步化解增量改革風險,從多方設計約束機制,借此推進這次深化國企改革的一些措施,落實十大重點、難點的配套方案。政策、法治、治理結構、管理體制、資産管理結構以及化解債務風險等方面的配套都應圍繞以上方面去做,以此真正推進供給側改革在央企、國企中落到實處。”(轉載自:央廣財經評論)